我國大多數企業仍處于知識產權運用的初級階段

“我國知識產權立法和司法制度已達到較高水平,但在國際上仍受到西方國家的詬病。問題在于我國企業知識產權保護意識和應用能力不足。專利不是以市場經濟規律為中心,而是為了達到一定的政策指標而進行分配,比如園區的優惠政策傾向于自主知識產權企業,這從根本上造成了園區缺乏市場競爭力?!北本┐髮W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張平說。

在廣東-香港-澳門灣分會論壇上,與會專家指出,知識產權是國家產業發展的工具,與貿易利益密切相關。因此,當一些國家感到中國企業將在貿易上與其競爭時,往往會把知識產權作為軟肋加以壓制。

會后,張平接受了科技日報記者的專訪。她說:“專利戰爭無法避免。廣東、香港和澳門未來的知識產權合作也會存在爭議。因此,我們必須充分認識知識產權市場機制,在布局上要有遠見和市場規劃?!?/p>

在全球貿易環境下,各國企業對知識產權的重視程度***?!毕馤inux這樣的開源社區最初是專利的獨占,但現在他們已經收集了數以百萬計的專利和專利申請。

然而,國內企業普遍短視,其專利經營伴隨著公司上市需求?!北热?,對于很多互聯網企業來說,技術研發的效果要到后期才會顯現。在實力不足、準備上市、面臨諸多風險的情況下,可能會購買專利上市”,她指出,在這種背景下,出現了很多專利管理公司,它們把發明創造作為一種投資,具有使閑置專利具有生命力的優勢;其弊端是促進了大量商業投機專利申請,并在世界范圍內蔓延專利訴訟。

“華為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已經成為中國企業的榜樣,在全球范圍內仍然受到封鎖。它的積累程度仍然低于老的跨國企業,在國際知識產權方面具有防御性。華為需要繼續建立一個全面的法律保護體系,特別是合同中涉及的商業秘密。它需要更多地投資于地方法律制度的應用。這對所有中國科技企業都是一樣的?!睆埰街赋?,除了專利和商標申請的部署外,許多跨國公司的法律部門主要集中在研究和制定地方政策上。同時,也為地方政府和學術界提供各種資金支持。表面上,它是從事公益活動的。事實上,它將工業發展的價值觀和理念融入當地,影響到當地國家的立法、司法和媒體指導。

張平強調,知識產權戰略不僅是企業參與市場競爭的工具,也是保護創新、維護市場合法競爭秩序的法律保障。它應該被更多的企業用來參與全球競爭。

張平與美國學者一起研究了中國大企業在美國的專利侵權訴訟,發現80%以上的訴訟選擇和解?!逼鋵?,訴訟的目的并不是為了追求是非,而是為了獲得現在和將來的市場準入利益。當然,成本是巨大的?!睆埰颊f,各種形式的專利運作的目的是***限度地提高專利的價值,并通過訴訟傳播世界。

她指出,未來企業知識產權競爭將越來越復雜,面臨“專利叢林”和“許可叢林”。專利權和許可證在法律結構的上層相互重疊,這就像跨越雷區了解兩者的作用一樣。目前,我國大多數企業的知識產權使用還處于初級階段,只注重應用數量,沒有整體部署意識。

12月4日,38個部委聯合發布《關于共同懲治知識產權(專利)領域嚴重失信主體的合作備忘錄》。張平認為,此舉初衷很好,提醒企業規范知識產權管理,但還有很多細節有待進一步細化。

為了保護創新,中國出臺了促進專利保險的政策。張平指出,專利保險的產出不是錢,而是企業發生專利糾紛時,在相關領域傳遞專利、***的能力。

2017年,我國專利申請量增至138萬件,約占世界總量的44%,連續7年位居世界***?!痹跀盗可?,我們已經完成了***階段的任務。接下來,我們應該考慮如何將這些專利有效地應用到市場上,引導企業理性地申請專利?!彼貏e指出,世界上一些國家已經開始調整知識產權保護的方向,不僅利用專利、商標、著作權等傳統方式保護自身利益,還將商業秘密與產業安全相結合,擴大保護范圍?!鄙虡I秘密受合同約束。國外實驗室將要求國外研究人員簽訂服務合同,其中涉及許多有約束力的條款。研究人員很少關注這些細節。無形中,他們回國后可能會被起訴違約。我們應該提醒歸國的研究人員高度重視這一趨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