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蒿素沒有專利,因為那時中國沒有專利申請


10月8日,祝賀屠呦呦研究員榮獲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屠友友在座談會上講話。新華社記者沈博涵攝

10月5日,中國科學家屠呦呦因對青蒿素的研究獲得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隨著屠呦呦獲獎,青蒿素及其伴隨的巨大市場價值也進入了公眾視野。據統計,青蒿素及其衍生物年銷售額高達15億美元,但中國市場份額不足1%。

究其原因,青蒿素作為一種世界公認的原創新藥,本身并沒有專利權。

對此,屠呦呦回答說,當時中國還沒有專利權的概念,自然不能申請。此外,論文還對青蒿素的提取工藝進行了詳細的闡述,使青蒿素的提取工藝失去了專利申請的新穎性要求。

不過,中國中醫科學院回應稱,雖然青蒿素的專利權不在中國,但在青蒿素基礎上開發的衍生藥物仍然可以獲得專利。只有通過知識產權專家的分析,建立完善的商業運作模式,實現專利與市場的對接,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專利保護問題。

1971年屠呦呦成功提取青蒿素后,中國成為事實上***個發現青蒿素可以治療瘧疾的國家,也是***個成功提取高純度青蒿素的國家。

1972年3月,屠呦呦在南京“5·23”課題組會議上報告了用低沸點***提取青蒿素的發現,引起了課題組的重視。

對于為何沒有專利申請,屠呦呦在接受采訪時說:“中國沒有專利申請,也沒有所有權和知識產權問題。不管我有什么進展,我都會把它們交給領導。在這項任務中,每個人都做出了***的貢獻?!?/p>

中國***藥劑師郭翔海、天津大學工程院院士、天津大學沈教授教授、天津大學教師沈回憶說,沈教授曾說,發現一種新的抗瘧藥青蒿素。是世界醫學界在抗瘧領域的一件大事,而我國對這一發現的意義認識不足。

郭教授回憶說,沈教授曾經說過,在目前的條件下,每個人都缺乏知識產權的概念和知識。一旦取得成果,我們急于對外公布和介紹,忘記申請專利,從而失去了寶貴的知識產權。

據郝青介紹,屠呦呦成功提取青蒿素時,雖然我國專利法尚未頒布,但屠呦呦一行仍可以在國外申請專利保護。

郝青指出,如果申請的專利技術已經在論文中發表,將失去各國專利法規定的“新穎性”要求,無法獲得專利授權。

數據顯示,青蒿素及其衍生物年銷售額高達15億美元,但中國市場份額不足1%。

中國中醫科學院中醫研究所***研究員蔣廷亮透露,青蒿素研究取得成果后,只是以保密信息的形式在內部期刊上小規模發表。經原衛生部批準,我國自1977年以來***以“青蒿素結構研究合作組”的名義公布了青蒿素的化學結構。但是,包括后來發表的文章都是集體署名的。

江澤民說,雖然青蒿素的專利權不在中國,但在青蒿素基礎上開發的衍生物仍然可以獲得專利。江澤民指出,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的研究前景廣闊?!蔽覀兡壳罢谏暾埾嚓P衍生物的專利,我們相信青蒿素的研究成果會越來越多?!?/p>

屠呦呦成功提取青蒿素后,以青蒿素為基礎的衍生藥物專利申請一直在進行中。根據青蒿素專利檢索,自1985年以來,共有826件青蒿素相關專利申請和798件發明專利申請提交國家知識產權局,其中223件獲得授權。

北京海虹嘉誠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總經理張濤表示,中國應建立一套可持續的商業運作模式,以支持知識產權的應用、應用和保護。許多國外專利的研發都是由企業來進行的。一旦發現具有商業應用前景的技術,將立即投入大量資金進行專利申請和市場改造。在中國,許多研究和開發都是由科研機構進行的。專利權與生產力的關系不完善,再加上非正常引導,很難產生可持續發展的專利保護模式?!敝挥性O計專利申請策略,完善其背后的經營機制,實現專利與市場的對接,才能從根本上重視和解決專利保護問題?!?/p>

為了保持青蒿素的發明所有權,一種新的抗瘧藥在中國,沈佳祥教授已經“死磕頭”了好幾年。

沈佳祥,兩個月前去世,被稱為現代中藥產業的奠基人。昨天,郭翔海的學生academician Shen Jiaxiang向《北京新聞報》記者透露了2006年度“沈院士失去專利權和我在切馬爾斗爭中的痛苦”的講義,詳細講述了保持青蒿素發明權的細節。

自1987以來,沈佳祥被聘為世界衛生組織瘧疾化療科學領導小組成員,也是該組織***的中國成員。在接下來的幾年里,沈佳祥在北京和日內瓦之間旅行了十多次,代表中國作為青蒿素的“專名”。

當時,瘧疾化療學術工作領導小組組長是美國陸軍醫學研究所的代表,也是中國抗瘧新藥研究的競爭對手戴維森上校。沈回憶道,戴維森為了阻止世衛組織對青蒿素療效的認可和支持,拒絕接受,因為中國毒理學和臨床試驗研究機構并沒有證明他們符合國際標準,盡管事實上,有大量的藥理和臨床成功的數據在中國青蒿素。

根據講義,戴維森還支持另一家荷蘭制造商引進青蒿。以我國沒有青蒿素專利為借口,對合成青蒿素的同系物蒿甲醚進行了單獨研究,試圖抄襲我國青蒿素發現的成果和聲譽。

在沈佳祥的幫助下,中國科學家將青蒿素衍生物在國外的注冊所需的生物、藥理、提取過程和其他數據結合到了英國注冊文件中,并發送給國內外合作單位。許多國內企業利用這一文件在國外進行藥品注冊,為新的抗瘧藥物進入世界奠定了重要基礎。

后來,1988年獲得諾貝爾獎的埃林博士成為新的領導人。她對中國提出的發明和相關數據進行了切實公正的評估,并向藥房負責人報告。1990年,青蒿素的臨床研究被列入世衛組織瘧疾行動計劃。這表明,世衛組織終于接受了中國十多年來青蒿素的科研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