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注冊商標著作權保護代理思想的發展——以侵犯食堂標識案為例


編者按:這是律師為自己撰寫的著作權侵權案件的文章。文本簡潔、流暢、***突出,可以為律師和朋友代理此類案件提供參考材料模板。

1、 案件來源

作者在侵犯著作權的案件中充當代理人。

2、 案件簡介

3、 案例代理的思考

經與原告溝通了解到,當時被侵權藝術品正在申請商標注冊,不宜以侵犯商標權為由提起訴訟。但作為作者,原告憑藝術品登記證,有重要證據證明其權利歸屬,因此可以提起著作權侵權糾紛。

此外,考慮到修訂后的《反不正當競爭法》需要進一步提高被侵權人需要具有“一定影響力”的證明難度,為降低訴訟風險,盡快制止侵權行為,未同時提起不正當競爭糾紛訴訟。

4、 主要代理人意見

(1) 證明原告是侵權作品的著作權人

主要證據是國家版權局頒發的作品登記證。值得注意的是,工作登記部門是“自愿登記”。作品登記證書的歸屬并不一定意味著作品是“受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受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應該是獨特的,具體的藝術作品也應該具有一定的審美價值。

作者對這部作品的原創性和審美價值作了如下論述:

作品簡介:原告作品以黑底為背景,其中“川渝”兩個字為黃底紅字,以中國傳統印章的形式構成一部分;“另一村”三個字為黃字,以書法的形式,以“一”字相連,組成一部分,下面附有拼音“youyicun”。

藝術價值:總體上,作品采用篆刻、書法等表現形式,以及線條、色彩、筆觸的運用,使作品的整體構圖和意境繼承了中國傳統藝術的精髓,具有強烈的藝術形式和美感,體現了原告良好的審美修養。

身份屬性:在字體方面,除拼音為通用字體外,“川渝”、“友一村”不是當前公共領域任何字體的單字組合,也不是任何公司設計的商業字體庫中的單字組合,而是原告設計完成的字體。

結論:原告作品中的具體文字、文字表現形式、色彩組合具有***性。

(2) 證明被告對原告的作品有充分的使用權

(3) 證明被告的侵權作品與原告的作品具有實質上的相似性

由于侵權作品基本上是商業商標,筆者在商標訴訟侵權案件中充分運用商標近似的判斷原則和方法。具體如下:

判斷方法:將以上兩部作品進行比較,根據公眾的普遍關注程度進行判斷。

一、整體比較:采用整體比較法進行觀察。兩部作品在印章、書法等表現形式、文字的字體、發音、意義以及網吧的使用、色彩搭配和書寫方法等方面沒有實質性區別??偟膩碚f,附上了原告作品的黑色背景、黃色背景上紅色字體的印章以及黃色“另一個村莊”字體的組合。被告侵權作品僅刪除了原告作品中的拼音“youyicun”,并略微放大印章,將“四川、重慶”改為“Shuyun”。但是,上述兩個差異,即是否加拼音和印章的變化,在整個藝術作品中顯得微妙而不重要,應弱化為細節上的差異,不影響被告侵權的作品與原告作品實質上相似。

2、部分應相互比較:運用部分比較的方法觀察,兩部作品起主要識別作用的都是“另一個村莊”的三個字,與兩部作品中“另一個村莊”的三個字相比,無論是形狀、顏色、組合甚至傾斜角度,都是客觀上完全相同的。

3、孤立觀察:兩部作品是孤立觀察的,明顯相似。認為被告的侵權作品與原告的侵權作品基本相似。

(4) 證明被告侵犯了原告修改、保護作品完整性和復制權

應當指出,修改權是指修改或者授權他人修改作品的權利,而保護作品完整性的權利是指保護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權利。兩者的主要區別在于,修改權保護作品的外在表現形式,而保護作品完整性的權利則保護作品的內在表現形式。因此,筆者著重分析被告對這兩項權利的侵犯情況,具體如下:

眾所周知,四川火鍋和重慶火鍋是中國火鍋中最常見的流派,尤其是重慶火鍋***特色,***當代中國人的口味。因此,原告作品中的“川渝”一詞代表了川渝火鍋的精神內涵,具有讓消費者一眼就知道原告主要經營川渝火鍋的提示作用。

被告將原告作品中的“川渝”改為“蜀云”。從表面上看,字體和字體基本相同,而且還以中國傳統印章的形式包裝。然而,從內涵上看,“蜀”也是四川的簡稱,但與“川”相比并不常用。更多的情況下,它讓普通人想起了中國歷史上三國時期的蜀國,其激勵作用明顯弱于“川”字。更何況,與“川渝”給消費者的感覺相比,重慶火鍋仍然缺乏風味,其精神內涵也喪失了一半以上。

因此,未經原告許可,被告將“川渝”改為“蜀云”,不僅明顯改變了原告作品的外在形式,侵犯了原告的修改權,而且明顯歪曲、篡改了原告作品的內在表現,侵害了保護作品完整性的原始權利。

5、 裁判點

首先,根據《著作權法》第十一條和《***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的規定,承認原告依法享有藝術作品的著作權;

其次,認為被告餐廳招牌抄襲了原告作品《另一個村莊》的核心部分,與之有實質性的相似之處。因此,被告未經原告許可,復制、修改具有著作權的美術作品,構成對原告的復制權、修改權和完整性保護權的侵犯。

1、 停止侵犯原告的著作權,并從招牌上刪除“另一村”字樣;

2、 在《江南晚報》發表聲明消除影響;

3、 賠償原告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經濟損失和合理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