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創企業的知識產權布局(一)商標戰略

初創企業在品牌創建初期投入大量的資金和精力進行品牌推廣,以獲得更多的關注,但往往忽略了更重要的商標布局。如果沒有一個相對完善的商標戰略布局,不僅會大大限制初創企業的成長速度,而且容易陷入商標侵權糾紛。例如,***交友軟件“Momo”的開發商北京Momo科技有限公司2014年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了IPO申請,計劃募集資金3億美元。不過,消息很快透露,其卷入商標糾紛訴訟,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Momo科技的上市進程。因此,無論是初創公司還是上市公司,制定符合自身條件的商標戰略對公司的發展都具有長遠意義。

初創企業面臨的商標風險主要集中在設立階段和運營階段。其次,創業企業的品牌戰略布局也應體現在這兩個階段。

由于這家初創公司剛剛起步,很多時候甚至沒有申請與產品或服務相關的商標。一旦內部員工或合作伙伴終止合作,挽救注冊商標,創業公司將面臨沉重打擊。因此,在公司主營業務開展前,公司應及時對核心商標進行注冊;在內部員工和合伙人緊急注冊的情況下,應及時收集相關證據,依法“作廢”對方的緊急注冊商標。

根據《商標法》第31條,商標注冊申請不得損害他人原有的權利,也不得以其他方式提前使用他人商標并具有一定影響力的商標。利害關系人優先使用商標的,在先權利人應當提供商標在先使用的證據,包括早期公示證據、商標使用證據、與商標有關的票據、與利害關系人訂立合同的證據。其主要目的是證明:一是搶先權是商標的優先權利人;二是搶先權具有惡意搶先使用商標的目的,所提供的證明材料越完整,注冊商標失效的可能性就越大。

在商標注冊成功之前,雖然不受商標法保護,但在設計稿完成后,仍受著作權法保護。因此,與商標設計者就設計草案的所有權達成一致,有利于降低因權利不清而造成的侵權風險。

商標設計完成后,公司應當與設計人簽訂商標標識著作權歸屬合同或者由設計人簽署的商標標識著作權歸屬聲明,明確規定商標標識著作權屬于法人作品,版權歸公司所有。對外設計公司完成商標的,應當在合作合同中先明確規定設計成果的著作權歸屬,然后在合同中明確規定設計人對設計成果的保密義務。

同時,在申請商標時,初創企業也應該從國際的角度來看待產品未來的發展。具體來說,創業公司在申請國內商標時,由于商標保護的地域限制,應當查詢其他可能開展業務的國家的商標注冊情況,并及時注冊。這是因為,在創業初期,創業公司往往忽略了這一問題,但在創業后期,當公司發展到一定規模,希望在國外注冊商標時,卻發現品牌名稱被搶占了。

例如,使用“聯想”商標19年的聯想,在2013年4月將品牌標識改為“聯想”,因為“聯想”已經在許多國家的其他公司在相同或類似的產品上注冊。事實上,聯想除了更換商標別無選擇,這意味著聯想需要付出大量成本來宣傳新商標“聯想”。因此,為了避免在后期投入更多的資金和精力,初創企業可以考慮在可能開展業務的其他國家申請商標注冊。

例如,在合作成立前,可以在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網站上查詢可能合作的品牌的商標權歸屬情況。如果合作者和供應商是合作領域產品的商標權人,那么以后合作所面臨的風險將大大降低。

同時,在與合作伙伴簽訂合同時,合同條款中應包含完整的知識產權條款,并規定供應商應承擔因商標侵權而產生的風險和責任。

商標注冊后,商標所有人不得擅自改變商標標識。在使用過程中,產品的商標應當與權利人申請注冊的商標一致;產品廣告過程中涉及的商標應當與消費者最終獲得的產品商標一致,否則可能面臨消費者的“虛假廣告”投訴。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第五十五條的規定,發布虛假廣告的,由工商行政管理機關責令停止發布,責令廣告主在相應范圍內消除影響,并處以罰款廣告費用的三倍以上五倍以下。廣告費用不能計算或者明顯偏低的,處2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的罰款。

按照商標經營的策略,可以分為自營平臺和第三方電子商務平臺,其侵權責任形式也不盡相同。專利平臺的維權策略可以與傳統的知識產權保護策略進行比較,通過向侵權平臺發送律師函、行政投訴或法院訴訟等方式。

對于第三方電子商務平臺的維權策略,應注重及時獲取侵權信息,并要求電子商務平臺履行“通知刪除”義務。例如,在商標侵權中,商標權利人應當向侵權平臺提供合格、有效的“通知”。合格、有效的“通知”是指債權人需要向侵權平臺提供有效的商標侵權通知書,不能簡單地在平臺上陳述商標侵權信息的存在;但應當明確哪些商品侵犯了權利人的知識產權,并提供權利人的商標注冊證明。侵權平臺在達到上述標準后,有義務將侵權產品下架,否則應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

商標作為區分商品來源的標志,是企業在市場競爭過程中反映自身競爭力的主要載體。制定完善的商標戰略布局,將對初創企業的未來發展起到保護作用

科技公司風險研究中心由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全國人大等國內知名法學院的新任律師與多家企業孵化器、風險投資機構共同發起設立。為科技創業企業提供股權結構設計、員工激勵、股權融資、商業模式示范、建立企業知識產權制度、定制化法律事務等一站式法律服務。律師具有豐富的實踐經驗,協助100多家初創企業順利完成融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