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促進知識產權的保護和發展?


近日,以樂樂鎮為核心區的浙江(金華)數字創意產業試驗區正式獲批,數字創意產業發展進入新階段。文化部“十三五”文化發展和改革規劃明確提出,推進公共數字文化建設,加快數字圖書館、文化館、博物館、美術館建設,協調實施重大公共數字文化建設項目,加強數字產品和服務開發,提高優質資源供應能力。在公共數字文化快速發展的背景下,知識產權的保護與發展成為一個緊迫的問題。

“十三五”期間,國家正式將數字創意產業列為戰略性新興產業之一。數字技術作為文化創意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將廣泛融入各個領域,為中國公共數字文化的繁榮和發展打下基礎。

1、 公共文化面臨數字化服務效率問題

著作權人可以是自然人、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由于著作權取得方式的不同,也存在著原始主體和繼承主體。同時,公共文化在數字化過程中扮演著三種不同的角色:創造者、傳播者和使用者。因此,由于權利的主體、客體和內容的變化,容易產生復雜的知識產權問題。比如,數字資源建設與數字資源傳輸的整合等問題,包括信息資源傳輸與共享過程中的知識產權問題,以及用戶侵權造成的知識產權問題。

當前,現代意義上的公共文化理解,應當是政府主導、社會參與的各類公共文化機構和服務的總和,以普及文化知識、傳播先進文化、提供精神食糧、滿足人民群眾的文化需求、保護基本文化人民的權益。這就不可避免地涉及到權利人對其知識勞動成果享有的知識產權問題,即知識產權問題。公共數字文化強調資源共享,二者之間存在一定的沖突。但是,兩者的目的都是為了促進技術進步和文化發展。知識產權的調整是著作權人與公眾之間的利益關系。在公共文化傳播過程中,知識產權的制約不容忽視。如何在數字時代和法律許可的框架下,充分發揮文化創新的活力,保持權利人與公眾利益的適當平衡,保證工作文化的正常傳播,提高公共文化服務的效率,有效保護和開放作者的著作權是發展公共數字文化的必然任務。

2、 公共數字文化再創造中的知識產權困境

一般來說,作品的版權屬于作者。在博物館或美術館,藏品的版權只在某些規定下享有。例如,簽訂了一份書面的版權轉讓合同。否則,即使公共文化機構擁有館藏的所有權,也不能擅自通過出版、改編等方式使用。此外,對于未發表的作品,也有明確的法律規定,不能確定作者或繼承人的作品。沒有著作權的轉讓,公共文化機構就很難嚴格行使復制、發行、展覽、拍攝、改編、放映、信息網絡傳播、出租、翻譯、編譯等權利。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六條、第十七條的規定,館藏是圖書館工作人員因工作安排在工作時間內完成的必要作品,因此館藏的數字圖像版權屬于圖書館,其他工程按合同約定執行。也就是說,公共文化機構的收藏和數字化后資源著作權的復雜歸屬,導致了數字化的復雜著作權關系?!吨鳈喾ā返诙l和《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七條對“合理使用”問題作了專門規定,強調“為圖書館的服務對象提供服務”。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公共數字文化的傳播將超越“在我們圖書館”的范疇。因此,缺乏及時的授權和不明確的合同協議將帶來新的版權風險。在傳統作品數字化的過程中,也會給作品本身帶來變化。例如,在照片制作過程中,角度選擇、明暗對比、色彩調整、空間構圖等都會對原作產生新的變化。其次,衍生作品也會出現,即知識產權問題在知識產權產業鏈生成過程中也會出現,從印刷發行權到代理權、播放權、放映權,當代數碼產品和數碼復制將面臨新的知識產權問題。

3、 公共文化數字化時代知識產權的保護與發展

公共文化數字化的目的是普及文化,但在合理使用時應考慮作品潛在的市場影響。主體、客體和內容的變化增加了不確定性。因此,營造良好的公共文化數字版權保護環境就顯得尤為重要。2008年6月,國務院發布《國家知識產權戰略綱要》,對包括版權在內的知識產權進行戰略發展規劃。在專項任務的第三部分,應特別強調“有效應對互聯網等新技術發展對版權保護的挑戰”。正確處理著作權保護與信息傳播保護的關系,既要依法保護著作權,又要促進信息傳播”。

公共文化數字化有利于文化資源共享,有利于公共文化服務的規范化和均等化。隨著法律制度的不斷完善,數字圖書館等具體的法律地位以及數字化、網絡化和信息資源共享的專有權,便于創造。例如,鑒于“共享工程”和公共圖書館的公益性是其實施主體,決定了其作為國家和民族科學文化事業的法律地位,應享有著作權“免”、“免”、“多用”的特權,并明確了“共享工程”公益性數字圖書館是非商業性的科學研究,它是為個人學習或欣賞提供網絡交流的合理利用。同時,我們還可以借鑒數字文化資源整合的經驗,通過元數據的聚類、融合、重組,涉及資源的聚合、互操作和語義關聯,使公共文化資源在數字化時有一個清晰的數字標識和標簽,便于資源的識別、檢索、跟蹤和保護。

創新體制,完善集中授權平臺體系建設等

通過對數字文化資源整合技術的研究,完善版權集體管理制度,發揮版權數字化的作用。各國在保護著作權時,一般都會選擇擴展的集體管理制度。例如,由國家指定或者行業協會設立的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負責代理授權、統一收取使用費、向權利人收取異議等。通過公共數字文化平臺,委托本單位與各類信息資源所有者簽訂版權許可協議,實現集中授權和管理,確保作者的權利得到真正的保護,獲得應有的報酬和尊重,用戶使用作品能***限度地滿足,作品不能違背作者的意愿傳播。在國家知識產權戰略綱要中,明確了我國短期和長期知識產權的建設戰略和發展目標。其中,明確提出要充分發揮版權集體管理組織、行業協會、中介機構等中介組織在版權市場化中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