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產權專利訴訟中的“新產品”證明|制造方法

專利訴訟的關鍵環節是將被起訴的產品/技術與專利權人的專利進行比較,確定其是否相同或相似。對于產品制造方法專利,由于該產品的整個生產過程是在被告企業完成的,專利權人往往很難獲得被告產品生產過程的證據,并向法院證明被告產品的制造方法與自己的專利方法相同。為此,專利法第六十一條特別規定:“專利侵權糾紛涉及新產品制造方法的發明專利的,制造同一產品的單位或者個人應當提供其產品制造方法不同于專利方法的證明”,使舉證責任倒置。

那么,專利權人如何證明他們的產品是“新產品”?現在讓我們來看看專利權人和法院如何在實際案件中證明和確定“新產品”。

1、 李玲訴恒豐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重慶分行發明專利侵權案

事實上,現實中存在著大量以論文、技術文件等非專利形式存在的技術方案。因此,只有在專利申請日前沒有其他專利申請文件證明該產品屬于“新產品”,忽略了與其他技術方案的對比分析,缺乏說服力。

與案例1不同的是,這里的專利權人不僅提供專利文獻類型信息,還提交了各種事先取得的技術證書和技術成果鑒定證書,大大增強了產品的創新說服力。因此,法院最終認定該產品為“新產品”。

從上述案件可以看出,法院對“新產品”證明的認定較為嚴格。由于專利文件只是現有技術的一部分,僅憑專利文件證明該產品屬于“新產品”可能得不到法院的支持。在案例二中,專利權人結合前期取得的能夠證明其創新的各類證明(科技成果鑒定證書、國家***新產品證書等),證明其創新,并取得較好效果,最終得到法院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