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產權申請】專利申請所需信息

企業的知識產權制度和工作制度也需要法律工作者思考,企業知識產權管理機制是否健全有效,已建立的規章制度能否高質量實施等,“2013年創維知識產權部人員流動率約為50%”——這是創維集團法律經理王承恩在《法人》雜志與上海交通大學開元法學院聯合主辦的“2013中國企業法人年會”上舉的一個例子。

近年來,從吉百利和王老吉、蘋果和三星到中興華為,涉及知識產權的案件共有337起。隨著全球經濟的快速發展,知識產權問題在日常經營活動中越來越突出,而從事知識產權領域的人才卻越來越稀缺。

相關數據生動反映了當今社會知識產權人才的匱乏,也導致了企業在知識產權領域經常遇到的問題。但是,由于一些企業缺乏法律人員,一些法律人員在處理知識產權相關問題時采取了不當措施,知識產權問題越來越嚴重。

在“2013中國企業法律事務年會”上,一批優秀的企業法律管理者就如何解決和預防日常工作中的知識產權問題、法律人員如何有效幫助企業在日常經營中管理知識產權等談了自己的看法。

早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由于涉及外國的知識產權糾紛,許多國內企業就不得不對一些跨國公司進行經濟補償。當時,許多跨國企業利用中國企業知識產權意識淡薄的優勢,將中國企業帶入了他們早已安排好的陷阱。中國企業不應以降低自身利潤或其他損害企業利益的方式來換取最終結算。

隨著全球經濟進一步一體化進程的加快,人們對知識產權的認識更加深入。然而,隨著人們知識產權保護意識的增強,從事知識產權工作的法律人員不斷減少,許多企業面臨著知識產權管理的人才困境。

究其原因,王承恩認為,在歷次會議上被冠以“崇高”之名的知識產權部門,在實踐中并非如此。有時它太高端了,不能像仙女一樣降落在天空。此時,向知識產權部門致敬的人是企業的決策者。如果他是一個高度認識知識產權對企業影響的信徒,那么知識產權部門將獲得更多的資源支持。但如果老板或企業高層不認可,那么你的日子可能會更郁悶。

王承恩說:“當然,一些知識產權人才會選擇離開這個部門、這個企業甚至這個行業?!?。

決策者對知識產權價值的認識將極大地影響企業內部知識產權部門的發展。一些企業的管理者在應對知識產權問題時,僅僅是簡單地以“快”取勝,總是想著開發新產品來贏得行業競爭,保護自己的商業模式形式和利潤。

這當然是好的,但并不全面,也不現實,因為當企業加快前進步伐時,其他企業也在移動,不同企業在行業中的地位和影響力也不一樣。因此,企業應該有一個好的計劃,幫助他們有效地預防和處理知識產權問題,而不是做一些閑置的工作。

決策者在企業知識產權建設中起著主導作用。也就是說,如果老板不認識到知識產權的重要性,企業的法律人員就很難在知識產權上有所作為,這也是一些企業知識產權做得不好的原因。

那么對于一個高度重視知識產權的企業的法律人員來說,如何借助決策者和企業自身的條件來進行知識產權的制定呢?北京強權知識產權研究院執行官楊旭日認為,法律人員在為企業規劃知識產權時應注意兩個方面:一是有效設定目標,二是有效執行。

楊旭日認為,法律人員應該具有全球視野,關注世界而不僅僅局限于中國,并進行橫向比較。當法律人員為自己的企業設定超越其他企業知識產權的目標時,不能太“簡單粗暴”,只與競爭對手競爭,而要根據自己的情況來制定。

“一個好的企業法律人員在辦理與企業知識產權有關的事項時,應當考慮企業在知識產權中的投入產出比,這將大大提高法律人員制定知識產權戰略目標的有效性?!绷硪环矫?,法律人員還應了解企業所涉及的相關技術的發展趨勢,包括短期內不樂觀的技術,楊說,國內的研究現狀和未來的發展方向等。此外,作為企業的法律人員,在為公司制定了知識產權戰略目標后,有必要幫助企業落實目標,并使之落到實處。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在企業法律事務幫助企業尋找解決知識產權問題的途徑時,企業自身更應該關注知識產權能夠給企業帶來的利益。

對于企業來說,創新是企業獲得更好的發展的基礎,創新也可以使企業擁有更大的競爭優勢。因此,中國企業在科技創新方面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財力,創新將伴隨著新技術的出現。中國企業應該更加重視以專利的形式保護這些新技術,從而保護自己的發展明朝擁有強大的法律武器。

在世界經濟快速發展的背景下,許多企業都會參與產品的出口,而這些出口產品的相關技術往往會引發知識產權風險。因此,國內企業要想在海外市場謀求發展,就要努力樹立“產品出口不變,知識產權”的理念,即:,企業涉及新技術、新專利產品出口的,應當事先進行知識產權檢索論證,開展注冊商標、專利的申請登記,有效降低可能出現的知識產權風險。

有條件的企業應當在企業各部門設立由專利律師和負責知識產權管理的科研部門專家組成的專利委員會。根據市場、經營和科研開發的情況,決定企業新開發的技術投入市場的法律狀態。

除了設立知識產權管理部門外,企業還應制定嚴格的內部管理制度,保護自己的知識產權,并著手做好企業內部員工的知識產權保護工作。

但由于大多數企業對專利信息和技術信息工作的重要性認識不足,沒有建立自己的專利信息數據庫,也不知道如何利用專利信息進行技術分析,確定研發方向,跟蹤競爭對手,規避產品研發、與其他企業合作、進出口貿易等方面的專利風險,這也使得企業如果在知識產權領域出現問題,就會處于被動狀態。

北京強權知識產權研究院CEO楊旭日表示:“知識產權不同于一般的法律事務,需要結合一些技術來包含一些商業思維?!?/p>

楊旭日說,在知識產權相關問題的操作中,法律人員要多縱向思考,不能一味處理問題,要注重細節,著眼實際,協調好,從而更好地解決企業遇到的知識產權問題,有助于提高知識產權經營水平。

此外,法律工作者在日常工作中也要提高知識產權保護意識,使企業有更好的自我保護意識和能力。當其他企業侵犯自己的知識產權時,不能再放任其發展,而應采取積極的救濟措施加以處理。

哪里有人,哪里就有河流和湖泊。對于企業來說,也是一樣的。獲取利益是企業的眾多目的之一。當有好處時,競爭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存在競爭,企業之間甚至行業之間都會發生沖突。那么,當企業之間的競爭涉及知識產權時,企業和企業中的法律人員應該如何面對?

以愛思唯爾為首的中國政務司司長張玉國以出版業知識產權為例,提出了一個新的理念:合作勝于斗爭,效率勝于斗爭。

隨著我國信息產業的興起,作為一個出版產業,它越來越多地接觸到知識產權,而出版業中涉及最多的知識產權保護內容就是版權保護。張玉國認為,合作是有效保護版權的途徑。

張玉國說,出版業在知識產權保護中經常涉及版權問題。在出版業,面臨四大挑戰:一是小公司非法獲取一些高價值的專業數據資源轉售;二是一些網絡企業以低價出售每年數百萬美元的數據庫訪問權;三是一些學術客戶可以從企業獲得資源,其他企業可以免費使用;四是一些搜索引擎和共享平臺上的資源,人們可以免費上傳。

然而,在出版業中,往往面臨一個得心應手的問題:企業想要攻擊的對象往往是企業的大客戶。在這種情況下,企業不僅要維權,也不想得罪對方,因此此時,企業將面臨選擇。

張玉國認為:“要采取合作的方式與侵權人溝通,不斷教育侵權人”,這種合作比以往激烈的斗爭取得了更好的效果,更有利于建立處理知識產權問題的長效機制。

張玉國以自己的企業與阿里巴巴集團在知識產權方面的戰略合作為例。在合作中,阿里巴巴集團主動為企業過濾知識產權相關資源,積極配合企業宣傳阿里巴巴集團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的一些措施,這使得雙方的溝通非常好,有利于雙方企業的共同發展。

同時,張玉國認為,遇到知識產權問題時,除了與企業合作外,還應積極與政府合作。政府擁有的資源,與之合作往往可以建立一些長期機制,而不是一堵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