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知識產權法院“第一槌”落發明專利侵權案

三個月后,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正式啟動“第一把錘子”。

2019年3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一庭公開開庭審理上訴人廈門盧卡斯汽車配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盧卡斯公司)、廈門??破嚺浼邢薰厩址赴l明專利權糾紛案。,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乒尽保┡c被上訴人法雷奧清洗系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法雷奧公司”)及陳少強一案。

法雷奧是“汽車雨刮器連接器及相應連接裝置”的專利權人。在此之前,Valeo發現Lucas、FUCO和陳少強未經許可制造、銷售和承諾銷售的雨刷產品屬于涉案專利的索賠保護范圍,構成對其專利權的侵犯。因此起訴上海知識產權法院,要求三被告停止侵權行為,賠償經濟損失和合理費用共計600萬元。此外,法雷奧還提出了臨時行為保全申請(也稱臨時禁令),要求法院裁定三名被告立即停止侵權行為。

2019年1月22日,上海知識產權法院作出部分判決,認定Lucas和FUCO構成侵權,責令其停止侵權。因此,它沒有處理臨時禁令的申請。盧卡斯公司和??乒静环鲜霾糠峙袥Q,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判決,駁回了法雷奧停止侵權的訴訟請求。

本案二審中,最高法院副院長、知識產權法院院長、二級法官羅東川擔任審判長。在3月27日上午的庭審中,合議庭經審議認為,二審爭議主要有兩個焦點:一是涉嫌侵權的產品是否屬于本案專利權的保護范圍,即是否構成侵權;第二,在責令被申請人停止侵權的訴訟中,被申請人申請保全訴訟,是如何處理禁止適用問題迫在眉睫。

經過兩個小時的審理,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終審宣判: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二審案件受理費由盧卡斯公司和??乒竟餐袚?。這個判決是最終的。本案判決生效后,本案侵權損害賠償部分繼續由中華人民共和國上海知識產權法院審理。

資料顯示,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院成立于2019年1月1日,是最高人民法院派出的常設司法機構。知識產權法院主要審理全國專利等專業技術較強的民事、行政上訴案件,旨在進一步統一專利、壟斷等知識產權案件的判決標準,按照加強知識產權的司法保護。

早在2014年11月6日,中國第一家知識產權法院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正式成立,并于當年12月16日首次開庭。一個月后,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和上海知識產權法院相繼成立。

2018年10月26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通過了《關于專利等知識產權案件訴訟程序若干問題的決定》,規定專利等技術性知識產權民事、行政案件自2019年1月1日起向最高人民法院起訴,由最高法知識產權法院統一審理實施。